阅读新闻

我国已建立完整的铀矿地质勘查体系

[日期:2015-4-3] 来源:能源报  作者:朱学蕊 [字体:  ]

  记者42日从中国核学会铀矿地质分会主办的中国核地质创建60周年座谈会上获悉,从195542日铀矿地质勘查的专门管理机构——地质部第三局正式成立以来,我国核地质事业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蜕变,

  目前已建立了集基础地质、矿产地质、航测遥感、物化探、探矿工程、分析测试、地学研究于一体的完整的放射性矿产资源勘查工作体系。

  “铀资源的掌控力和保障力得到不断强化,为国家核事业发展提供‘粮食’保障,让中国核工业发展的‘饭碗’牢牢地端在了自己手中。”中国核工业地质局局长杜运斌在总结中国核地质工作所取得的成就时指出。

  杜运斌介绍, 60年来,我国完成了近1/2国土面积的航空放射性调查,累计探明350多个铀矿床,这一数字居世界前列。“特别是近15年来,扩大、新发现40多个铀矿床,其中有10多个是大型、特大型,甚至是超大型规模,实现资源储量翻番,使我国铀资源分布形成南北并重的新格局。”

  有没有铀资源,是能不能自力更生发展核工业的重要物质前提,而打造一支铀矿勘探的“国家队”,是能不能找好矿、找大矿的关键。

  资料显示, 1999年,在核地勘队伍管理体制改革之后,中国核工业地质局作为国家保留的一支精干的核地质勘查队伍,在前45年全国铀矿地质工作者打下的良好基础上,开启了铀矿地质持续渐进的叠加式、台阶式的探索与实践。这次改革的效果在于,不但扭转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铀矿勘查的低迷局面,而且在实施“主攻北方、兼顾南方”铀矿勘查战略后,北方的伊犁、吐哈、巴音戈壁、鄂尔多斯、二连和松辽6大盆地砂岩型及南方热液型深部铀矿找矿先后取得重大突破,推动我国铀矿储量进入到快速增长期,并使砂岩型铀矿成为我国铀资源的主要类型,在我国探明储量总量中的比例已由2000年的15%左右上升到现在的40%以上。

  杜运斌认为,核地质六十年所凝结的是一份厚重、宝贵、无可替代的战略资产。

  据了解,中国核地质事业几十年已经建立了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的协同配套的工作体系和组织管理体系、精干高效的队伍体系、产研一体的科技创新体系、精良现代的装备体系,创新发展了四大类型铀成矿理论体系,构建了勘查技术体系,创立完善了实用性和前瞻性紧密结合的技术标准体系,证明我国是铀资源比较丰富的国家,实现了国内铀资源近期有保障、中期有依托、远期有潜力。

  在铀矿地质理论体系方面,进一步完善了我国花岗岩型、火山岩型、砂岩型和碳硅泥岩型的四大重要铀矿类型地质成因理论,新构建了我国北方陆相沉积盆地砂岩型铀矿成矿理论。建立了多种铀成矿模式。

  在铀矿勘查技术体系方面,初步实现了“天---深”四位一体的动态联测联探,即航天遥感、航空物探、地面探测、深井探测一体化。在国家有关部委的大力支持下,通过三期能力建设,建立了国家级重点实验室—集团公司重点实验室—区域分析测试中心“三位一体”的技术创新平台。

  在铀矿技术标准体系方面,建立了一整套核地质各个专业领域的标准150多项,形成了基础性、保障性、综合性、专业性四大技术标准体系,确保铀矿勘查各工作阶段规范化、标准化和科学化。特别是地浸砂岩型铀矿地质技术标准体系填补了领域空白。

  在铀矿勘查成果体系方面,扩大、新发现铀矿床40多个,实现了资源储量的翻番。使我国铀资源分布形成南北并重的新格局,初步摸清了我国铀矿资源的“家底”。建立了系列化数字图件和数据库。

  此外,在地勘队伍属地化改革完成后,中国核工业地质局在完善我国完整的放射性矿产资源勘查工作体系的同时,构建了以中央保留队伍和属地化地勘队伍为主体的“大铀矿工作体系”。同时,建成了一支专业结构比较合理、业务技术水平较高、实践经验比较丰富、专门从事铀矿地质勘查的“国家队”。管理人才、技术专业人才和技能人才分别在职工总数占比12%59%29%。在人才聚集密度和人才发展层次上走在了全国地勘行业前列。

   “铀矿地质勘查是我国核工业发展的基础和先行。没有铀资源,我们就不能建立独立自主的国家战略核力量,确立和保持核大国地位。”中核集团副总经理曹述栋指出核地质事业的重要地位。

  曹述栋还表示,我国铀资源潜力较大,还有大片找矿空白区,要立足于找大矿、找富矿、找经济可采矿,全面落实大基地战略,主攻北方砂岩型铀矿,扩大南方富、大硬岩型铀矿,力争再找到一批大型铀资源基地,显著提升铀资源保障水平。

阅读:6502
录入:中国核工业地质局党群处
 
相关新闻